www.005123.com

“羊胎盘”乱象

  因被我国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明令“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”,羊胎盘食品在历经行政查处和司法审判后,销声匿迹于全国的各大药店。

  5月4日,湖南省长沙市消费者黄女士却告诉记者,她购买了“同仁养生堂”羊胎盘胶囊,当了解到羊胎盘属于违禁食品后,因为是在网上买的,陷入了维权难的困境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淘宝网上无法查找上述羊胎盘胶囊产品,但京东、拼多多等网购平台上,羊胎盘制品却扎堆存在。

  5月4日下午,记者见到了一脸愁容的黄女士。“我女儿怀孕了,听人说吃羊胎盘可以补身体,我就寻思,看看网上有没有卖的,于是就上网去查,发现果然有卖,我就买了十盒‘同仁养生堂’羊胎盘胶囊。但没想到,女婿知道我买了羊胎盘,却非常生气。”黄女士告诉记者,之所以女婿不高兴,是因为他曾看到新闻,说是羊胎盘胶囊属于违禁食品,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许生产和销售。

  黄女士告诉记者,她女婿为此还和生产、销售羊胎盘胶囊的深圳市同一堂保健品有限公司(简称“同一堂公司”)工作人员吵了一架。

  当了解到食用羊胎盘产品具有极大安全隐患后,黄女士把网购平台告上了法院。但是,法官建议黄女士追加网购平台和同一堂公司作为共同被告,这给黄女士维权增加了新的难度。

  对于黄女士的维权之路,曾参与羊胎盘胶囊维权的律师叶翔锋向记者表示,黄女士的维权程序和方法是正确的,“2008年,卫生部(卫监督函〔2008〕322号文)在对湖南省卫生厅《关于羊胎盘是否可以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的请示》中明确批复:羊胎盘含有多种生物活性成分,在我国缺乏广泛食用历史和食用安全证明,不能作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。

  叶翔锋律师认为,网购维权只要掌握技巧其实并不难,黄女士的诉讼完全可以变更或追加被告,即可获得法院的依法支持。同时,黄女士因为消费者权益被侵犯,其可以选择在网购的发货地或收货地的辖区法院,起诉同一堂公司,维权成本并不是很大,何况其还可以向被告主张支付合理的维权成本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黄女士的遭遇并不是个案,在此之前,已经有多宗维权指向羊胎盘胶囊等类似违禁食品。

  2018年6月19日,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以〔2018〕粤0606民初581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:被告王凤丹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,一次性向原告黄春华退还货款284元并支付赔偿金2840元,合共3124元;原告黄春华应于收到被告王凤丹支付本判决的款项之日起十日内,向被告王凤丹返还两盒羊胎素胶囊。

  此前,消费者黄春华通过王凤丹处购买了两盒羊胎素胶囊,协商不成的黄春华把王凤丹告上法庭,于是有了法院的上述判决。

  2014年1月,苗艳在莫全珍经营的美年食品商行以420元的单价购买了4盒某品牌藏绵羊羊胎精华素胶囊,每盒内含两瓶,总价为1680元。

  本以为服用羊胎素胶囊可以美容养颜、强身健体,但羊胎盘居然“不能吃”,苗艳随后向工商局进行了举报。工商局调查确认,美年食品商行销售用非食品原料生产的食品的情况属实,于是对商行做出了没收违法所得600元、处以罚款2000元的行政处罚。

  随后,苗艳又以消费者权益受侵害为由把莫全珍告上法庭。

  2014年9月9日,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以〔2014〕吴民初字第1154号判决书判决,被告莫全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苗艳货款1680元,并支付原告苗艳赔偿金16800元、查档费用50元,合计人民币18530元;同时,原告苗艳将3盒羊胎精华素胶囊(每盒2瓶装)退还被告莫全珍。

  在此前,叶翔锋律师也代理过数起羊胎盘胶囊等类似产品的消费者维权,因为生产厂家和销售商家、药店明知自己的行为违法,所以根本没有走到诉讼这一步,生产厂家和销售商家、药店便已主动与消费者达成妥协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网络上至今还有多篇诸如《“海王星辰”违规售羊胎盘胶囊遭长沙市民投诉》《“汤臣倍健”羊胎盘素系违禁产品不可用于食品》《长沙羊胎盘食品挂外国名销售成风 工商立案调查》等系列报道。但时至今日,记者无法通过网购平台,查询到海王星辰、汤臣倍健等公司有任何羊胎盘胶囊等类似产品。

  “羊胎盘胶囊此类违禁食品,确实在实体店已经销声匿迹了,但是没想有到它却能在网购平台上死灰复燃。”5月4日,叶翔锋律师如是告诉记者。

  5月4日,记者通过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等网购平台查询发现,淘宝网上无法查找上述羊胎盘胶囊产品,但京东、拼多多等网购平台上,上述羊胎盘胶囊产品却依然扎堆存在。

  其中,京东和拼多多平台上有多家网店在销售“同仁养生堂”羊胎盘胶囊,生产商家分别为南京同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同堂公司”)和同一堂公司。

 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,同一堂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,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人民币,崔保通作为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100%的股份、监事为宋书敬,公司的办公地址为深圳市龙华新区龙华街道景龙社区金侨花园6栋301。

  而同堂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,注册资本为10万元,宋书敬作为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100%的股份,公司的办公地址为南京市栖霞区迈皋桥街道和燕路251号1幢1202房屋015室。耐人寻味的是,宋书敬既是同一堂公司的监事,也是同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还是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区上同堂食品店的法定代表人。不过,这家食品店的注册资本仅为“0.0001万元人民币”。

  另外,2015年成立的同一堂公司,获得了卫食健字〔2003〕第0059号的羊胎盘生产批文;2010年成立的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且拥有“0.0001万元”食品店的同堂公司,获得了国食健字G20110008号羊胎盘生产批文。

  记者查询发现,卫食健字〔2003〕第0059号、国食健字G20110008号两个批文,根本没有登记在同堂公司和同一堂公司名下。但就是此类明显违法的行为,京东、拼多多等网购平台根本不做任何审查等限制,任由其在互联网空间逍遥法外,令人无限担忧。

  “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。有了法律依据,再困难我也要向这些无良商家讨要个说法。”5月4日,黄女士如是告诉记者。

  随后,记者拨打了同一堂公司的联系电话“”,但电话无人接听。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“启信宝”查询,记者发现同一堂公司的一条风险警示信息,警示信息风险提示为:“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。”(编辑:崔晓林)